孔律師:
13861661110(微信號同)

當前位置:首頁>>服務項目>>疑難案件>>
聯系我們contact us
咨詢熱線13861661110

江蘇法眼法律顧問有限公司

電話:0510-86884322

手機:13861661110

聯系地址:江陰市云南路1028號5樓


疑難案件
分享至:

   所謂“疑難案件”,是指與“簡單案件”、“簡易案件”或“常規案件”相對應的一類問題案件。這類案件存在著一個顯著的爭點,即人們對“法律究竟是什么”存在著爭議。盡管爭議的方式可能是多種多樣的,無論是門外漢還是專業的法律人對此均有自己的一套看法,他們意見不一且爭執不下。由于這類案件無論在事實上還是在法律上均有別于后一類案件,而且它在法哲學及審判方法論上所獨具的重要意義,都促使著本文選擇關涉該類案件的兩個理論問題——亦即概念上的語義爭議與成因來進行研究。

在司法實踐中,法官每天都會處理各種形形色色案件,疑難案件在實踐中有很多種類,比如事實困難的案件,這類案件是由于認知的歷史性和時間的不可逆性而導致案件事實真偽難辨。


真正難辦的案件在于其一,由于法律縫隙或空白,無法律可作裁判依據,這類可稱為“法律漏洞型疑難案件”,如很多因“形成中的權利”而提起的新型訴訟;其二,雖有法律依據,但機械適用法律會帶來個案的不正義,這類可稱為“法律適用型疑難案件”,如許霆案;其三,由于案件具有重大政治或社會影響,各種利益關系錯綜復雜,社會輿論廣為關注,民意波濤洶涌,這類可稱為“重大影響型疑難案件”,如瀘州二奶遺贈案、鄧玉嬌案、李昌奎案、藥家鑫案等。在轉型時期的中國司法實踐中,這些疑難案件,成為考驗法官司法能力的“試金石”。


  基于維護法律安定性的考量,法律解釋方法本身有相對的位階性:文義解釋——體系解釋——主觀目的解釋(即立法者的目的解釋)——歷史解釋——比較解釋——客觀目的解釋,需依次逐一檢視。但上述位階順序并非當然,其優先性可能因個案情境的不同而被推翻,但是法律適用者在推翻一般位階順序必須有更強的理由,且每一解釋結果都需在判決書中進行充分的說理與論證,從而建構起疑難案件中法律裁判結果的合理性和正當性。


案例一、2001年瀘州二奶遺贈案基本情況如下:


黃永彬和蔣倫芳于1964年結婚,雙方抱養一子名黃勇。黃勇2001年已經31歲。由于蔣倫芳未生育,夫妻關系不好。黃永彬與張學英以夫妻名義公開同居。2001年4月,黃永彬被查出肝癌晚期。他在臨死前立下遺囑:“本人將屬于自己的撫恤金、公積金及房屋銷售款4萬贈送給朋友張學英。”該遺囑經公證處公證。

黃永彬去世后,張學英要求蔣倫芳按照遺囑將黃永彬的遺產贈送給自己。蔣倫芳堅決不同意。于是,張學英向瀘州市納溪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得到黃永彬的遺產。

法院在審理該案的時候,有兩種觀點:


種觀點,根據繼承法的規定,公民可以立遺囑將自己的財產贈送給其他人。遺囑只要沒有違反相關規定,就是有效的。繼承法沒有明確規定,將遺產贈送給婚外同居對象是無效的。因此,根據繼承法的規則,張學英有權得到遺產。


第二種觀點認為,盡管繼承法對于黃永彬遺贈財產給張學英沒有明文禁止,但根據《民法通則》規定,法律行為不得違背公序良俗原則。黃永彬將財產遺贈給自己婚外同居對象,與社會公德違背,因此,黃永彬的遺贈無效,張學英無權得到遺產。


瀘州市納溪區法院審和瀘州市中級法院第二審,采納了第二種觀點,判決黃永彬遺贈行為無效,駁回張學英的訴訟請求。


案例二、鄧玉嬌案:


鄧玉嬌案就是發生在這個巴東縣野三關鎮“雄風賓館夢幻城”內。2009年5月10日晚,巴東縣野三關鎮招商辦主任鄧貴大、副主任黃德智等人酒后到該娛樂城玩樂。黃德智強迫要求賓館女服務員鄧玉嬌陪其洗浴,遭到拒絕。鄧貴大、黃德智極為不滿,對鄧玉嬌進行糾纏、辱罵,在服務員羅某等人的勸解下,鄧玉嬌兩次欲離開房間,均被鄧貴大攔住并被推坐在身后的單人沙發上。當鄧貴大再次逼近鄧玉嬌時,被推坐在單人沙發上的鄧玉嬌從隨身攜帶的包內掏出一把水果刀,起身朝鄧貴大刺擊,致鄧貴大左頸、左小臂、右胸、右肩受傷。一直在現場的黃德智上前對鄧玉嬌進行阻攔,被刺傷右肘關節內側。鄧貴大因傷勢嚴重,經搶救無效死亡;黃德智所受傷情經鑒定為輕傷。
    案發后,鄧玉嬌打電話向警方自首。刑偵人員發現鄧玉嬌隨身攜帶的包內有治療抑郁癥的藥物,隨后把鄧玉嬌送到恩施優撫醫院治療。后經相關醫療鑒定機構對鄧玉嬌進行了精神病醫學鑒定,結論為:“鄧玉嬌為心境障礙(雙相),屬部分(限定)刑事責任能力。”
    6月16日上午11時,備受矚目的“鄧玉嬌刺死官員案”在湖北巴東縣法院一審結束。合議庭當庭宣判,鄧玉嬌的行為構成故意傷害罪,但屬于防衛過當,且鄧玉嬌屬于限制刑事責任能力,又有自首情節,所以對其免除處罰。鄧玉嬌在法律上由此徹底恢復自由身。 

  據旁聽人員介紹,庭審于上午8時30分在巴東縣法院法庭開始進行。鄧玉嬌頭扎馬尾辮,身著白色T恤、深灰色七分褲,出現在被告席上。她身體略顯虛弱,但精神狀態還算良好。整個庭審期間,鄧玉嬌說話不多,聲音也比較小,但思路很清晰。
  根據出庭公訴的巴東縣檢察院檢察員許雪梅、楊玉蓮宣讀的起訴書,2009年5月10日晚,巴東縣野三關鎮招商辦主任鄧貴大、副主任黃德智等人,酒后到巴東縣野三關鎮“雄風賓館夢幻城”玩樂。鄧、黃等人欲去水療區做“異性洗浴”。黃德智發現VIP5包房內正在洗衣的鄧玉嬌后,進入房間,向鄧玉嬌提出陪其洗浴的要求。鄧玉嬌稱自己不是水療區的服務員,并擺脫了黃的拉扯,拒絕了其要求。
  隨后,鄧玉嬌離開VIP5包房。在走廊上,鄧玉嬌遇見了KTV區的服務員唐某,向唐講客人將她誤認為是水療區的服務員之事,并與唐某一同進入服務員休息室。此時,休息室有羅某某、王某、袁某等三名服務員正在看電視。
  黃德智緊跟鄧玉嬌進入休息室,對其進行辱罵。鄧貴大聞聲趕到休息室,得知鄧玉嬌拒絕為黃德智提供“陪浴”服務,便與黃德智一起對鄧玉嬌進行辱罵,拿出一疊錢炫耀并朝鄧玉嬌面部、肩部搧擊。
   鄧玉嬌稱有錢也不陪浴。經服務員羅某某勸解,鄧玉嬌欲離開休息室,被鄧貴大拉回。此時,聞訊趕來的領班阮某某,對鄧貴大、黃德智解釋鄧不是水療區服務員,并讓鄧玉嬌離開休息室。
  鄧玉嬌欲再次離開,鄧貴大又將其拉回并推倒在沙發上。鄧玉嬌站起來從隨身斜跨的包中掏出一把水果刀藏于背后。鄧貴大再次用力將鄧玉嬌推倒在沙發上。鄧玉嬌雙腳朝鄧貴大亂蹬,把鄧貴大蹬開,并站起來。鄧貴大再次撲向鄧玉嬌,鄧玉嬌持水果刀朝鄧貴大刺擊,致鄧貴大的左頸部、左小臂、右胸部、右肩部四處受傷。黃德智上前阻攔,亦被鄧玉嬌刺傷右臂。鄧貴大因傷勢嚴重,經搶救無效死亡。
  經巴東縣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室法醫學鑒定:鄧貴大系他人用銳器致頸部大血管斷裂、右肺破裂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黃德智右臂為輕傷。
    公訴人同時稱,案發后鄧玉嬌主動向公安機關投案,并如實供述案件事實。
  起訴書載明:偵查期間,受公安機關委托,湖北省人民醫院法醫精神病司法鑒定所和武漢市精神病醫院司法鑒定所,對鄧玉嬌進行了精神病醫學鑒定,結論為:“鄧玉嬌為心境障礙(雙相),屬部分(限定)刑事責任能力。”
  公訴人認為,鄧玉嬌在制止鄧貴大、黃德智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過程中,致一人死亡,其防衛行為明顯超過必要限度,屬于防衛過當。依照《刑法》第21條、第234條的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故意傷害罪追究其刑事責任。但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同時,鑒于鄧玉嬌屬尚未完全喪失辨認或者控制自己行為能力的精神病人,依照《刑法》第18條,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具有主動投案自首的情節,也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服務宗旨: 

專業、保密、高效、忠誠!

咨詢電話:138 6166 1110 (微信號同)孔律師

《處理各種重大復雜標的額巨大的民商事案件;各種財產巨大、股權復雜、知名人士婚姻及繼承案件;各種知名商標權、專利權爭議》!!

 

 



   



菠菜直播